陈央:权力 “绑架”司法公正伤了谁?

乐橙备用

2018-10-14

  3月31日上午10时,备受社会关注的广西全州派出所所长性侵幼女案在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宣判。

听到法官宣读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的结果,身着囚服的吕宏面色苍白地低下了头。 而坐在旁听席上的被害人文美(化名)的母亲陆梅(化名)脸上却没有浮现出丝毫喜悦,一年多的奔波维权虽然让施恶者终获法律制裁,可她心爱的女儿却受到了永远的伤害。 (《中国青年报》4月2日)  这场胜利来之不易,基于被告人的干部身份,司法体系不是维护权利而是维护权力。

一字之差却谬以千里,在刑警队录证词时,陆梅发现办案人员把她第二次的证词内容改了不少,之前笔录上称吕宏是强奸犯,这次却改成了吕宏是嫖客,感觉民警对吕宏帮得厉害,陆梅始终没有在这份笔录上签字。 3月1日,雁山区人民检察院对涉案的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但以吕宏涉嫌强奸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批捕,同时向公安机关发出补充侦查意见书。

吕宏随后被解除羁押,全州县公安局仅对其作出停职60天处理。

  这个看似轻描淡写的审判结果,背后少不了吕宏家花的大价钱去运作,买来的证据不足和宽大处理又怎能不让陆梅甘心了经过了多方申诉和求助,终于有一家媒体人敢于为正义代言,以《全州13岁女生遭派出所长破处》为题,率先对这一事件进行报道。

随后,这条新闻被各大网站持续转载,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和大量网民围观。 这才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警方公开表示在检察院在检察院作出对犯罪嫌疑人不予批捕的决定后,市公安局对此继续进行专案侦查并决定从严查处,检察院也以涉嫌组织卖淫罪,对吕宏作出了实施批捕的决定。

虽及时摆正立场,但还是逃脱不了事前包庇之嫌。 篡改供词已让警方的态度昭然若揭,怎可会检察院都从轻处理后还继续深入调查;证据不足更是彰显出检察院维权的司马昭之心。 试问,若不是媒体参与,若不是陆梅的坚持和决绝,司法部门还会如此逗硬处理吗  近年来,民告官案面临着三座大山:立案难、审判难和执行难,这其中有对权力的畏惧也有对权力的维护。 司法体系本来是维护公平正义的,却调转枪头,帮权力消灭掉障碍,让群众成了苦主,架空了司法公正。

这种恶性行为不仅不利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也助长了干部的不正之风,损害了群众的利益。

习近平总书记在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坚持严格执法公正司法深化改革,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

政法体系的公正还要依赖于制度健全,推进司法权力的阳光行驶,堵住暗道,要借给正义肩膀,不给权力依靠。   司法机关,手握着维护公平正义的权杖,就要发挥其真正作用,在与权力机构或掌权个人的对垒中,都要握紧公平正义的尺子,不畏惧、不维护,才能让权利得到保障,让正义得到声张,这就需要加快政法体系改革,健全政法制度,推进阳光维权,强化社会监督,让政法权力在阳光下行驶,才能彻底铲平维护公平正义路上的荆棘。